本社简介 - ✎我要出书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民间文艺 > 特别关注 >

准确临摹是书法教学的基础

网络整理 采集侠 2019-03-04
导读: 书法艺术申遗成功后,其传承和保护是个既具体又艰巨的系统工程,而传统书法的临摹正是这项工程中最初始、最重要的一项。学习是否准确、到位、合乎艺术规律,牵涉到传承的正统性与连续性,因此在书法教育中,准确临摹是基础教学的重中之重,是关系到书法发展兴

  书法艺术申遗成功后,其传承和保护是个既具体又艰巨的系统工程,而传统书法的临摹正是这项工程中最初始、最重要的一项。学习是否准确、到位、合乎艺术规律,牵涉到传承的正统性与连续性,因此在书法教育中,准确临摹是基础教学的重中之重,是关系到书法发展兴盛的核心问题。

东汉 《曹全碑》 (局部)

  东汉 《曹全碑》 (局部)

  现阶段多数人对临摹一知半解,往往临摹只抓住大概,自称是取书法的神、气韵等,而不知书法的气韵、神采都是建立在造型、姿态准确的基础上。如果无法准确地接近或达到古人神韵,大谈“遗形取神”,则是空洞无物的,所临作品也将是乏味、无意义的。

清 朱彝尊 《隶书临曹全碑》 纸本 (局部)

  清 朱彝尊 《隶书临曹全碑》 纸本 (局部)

  临摹不准确大都由于所临文字是我们日常熟悉、常用的汉字,因而在临摹时容易受强大的抄写惯性的影响,轻视文字的造型,看不到经典范本里与众不同的造型变化,不能体会造型变化所传达的韵味,进而不能感同身受地准确模仿出来。

唐 褚遂良 《雁塔圣教序》 (局部)

  唐 褚遂良 《雁塔圣教序》 (局部)

  要改变这种临摹不准确的状况,重要的是要改变以前那种不断重复抄写范本的临摹方式。现阶段来说,可以引入其他造型艺术门类中如何看形、如何找形、如何写准形的方式,从视觉基本原理的角度来提升临摹的精准度。

清 王澍 《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》 纸本 (局部)

  清 王澍 《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》 纸本 (局部)

  从形式上看,临摹是自己通过书写模仿别人的字。从本质上看,临摹是训练手眼协调能力和形象感受能力。这与其他造型艺术的技术要求是一致的。

南朝 智永 《真书千字文》 (局部)

  南朝 智永 《真书千字文》 (局部)

  临写得越准确,必定是琢磨得越通透;观察得越仔细,说明感受力越敏锐。两个相同的字放在一起,稍有不同的结构、韵味,便能一眼辨析。这样敏锐的眼力,应是每一个书法家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。

宋 拓《智永真草千字文册》 (局部)

  宋 拓《智永真草千字文册》 (局部)

  在书法专业的基础教学中,训练学生能够进行准确临摹是首要的教学任务,如何使之系统化、有序化,迅捷、有效地掌握古代优秀经验更是教学的重点。书法作为语言的视觉形式,具有视觉文化所承载的艺术规律,也受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影响。

东晋 《爨宝子碑》 (局部)

  东晋 《爨宝子碑》 (局部)

  首先,可以收集整理其他造型艺术门类里能够对书法图式进行观察、分析、归类的有效的一般形式规律,用以分析、整理变化多样的书法作品,在视觉形式层面结合传统的用笔经验、结字规律、章法组织等进行阶段性的实践训练,以寻找有效的准确临摹的途径。

清 沈曾植 《临爨宝子碑轴》 纸本

  清 沈曾植 《临爨宝子碑轴》 纸本

  其次,在实践的同时,探索临摹范本与当时历史文化环境的关系,从书法作品的形制、书家对书风的追求、书法作品的空间形态与意蕴等方面,梳理出作品传达出的视觉形式规律,才能更为深入地学习研究书法传统经典。(蔡梦霞)

Copyright 2002-2019 中国现代文艺出版社 主办
安徽羲之艺术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:皖ICP备13016805号
Top